最近的騜政府還是讓我覺得機掰+欠揍 Θ_Θ凸
從我上次1月發文到現在
政府政策的變動一直都是亂七八糟 毫無章法
而且超喜歡放個風向球出來測試民意

其實有些事是根本不用放風向球出來...............
用大腦想一想也知道...........
一堆人絕對會反對的
治理國家是這種方式 
根本是一群學者在高塔裡面耍白癡罷了   ( ′_ゝ`)
(只會挑一些學歷好看漂亮又不會做事的人 上面什麼樣 下面就什麼樣)

如上次衛生署長脫口而出要將大陸醫院納入台灣的健保體系裡
我聽到這件事簡直是他媽的不可思議
馬蝗政府從上任以來""頻頻修法""  袒護"資方大老闆"
"增加健保費"是為了填補先前的虧損 這點我贊成
而且又增加高收入族群的健保費 這點我更贊成 
 "
但"後來又"降低營業稅"..... 幹....這不是沒差嗎 資方的錢有少嗎? 
一切還是轉嫁給勞工 話說的好聽而已...

但是台灣人繳的健保費什麼時候和大陸的醫院有關係?
憑什麼讓台灣人賺的錢付給對岸的醫院
這不是大腦一想就知道是極其無理的事 不是嗎?

增加人民的健保費原來是要將對岸醫院納入
請大家捫心自問
這樣的事想都不用想
絕對是反對到底吧....(●;-_-)●********************     

台灣勞工薪資都被資方壓低壓榨
還要將繳的健保費貢獻給對岸的醫院
這根本和放不放風向球無關了
簡直是可以論"賣台"了好嗎..?
 

上次高速公路走山不幸壓死四人後
在某日的蘋果日報有一篇專論
討論為何先前立法院沒有將"地質法"通過 (當時反對的還是KMT立委居多)
因為..地質法如果通過
那些危險地段就必須加以公佈
如果公佈的話
當然吃虧的就是建商財團及與其掛勾的立委

而且無法"炒房價地價"..... (危險地段不能蓋房 蓋了也炒不起來 已經蓋了更是會賣不出去)
看看那"貓攬"附近的地型和房子
真的會覺得住了安全?
(每次只要坐車經過 一眼看過去就覺得很危險
最近某週刊又在批評市政府對貓攬的問題視而不見 
現在雖然已經恢復營運 但事實上 
某些塔柱依然有危顯...文章說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出事的)

p.s 6/14 更新一下地質法在立法院的下場 : 還是被kmt立委擋掉了
      白賊義在這次不幸壓死四人的事情發生後
   還說地質法應該要過 結果咧?  還是無法通過 還是被河蟹掉了 
      台灣人的命真不值錢 一切都是黨的利益與財團利益為最優先 
      那些王八蛋好像不炒地皮就會死一樣 
  壓低人民薪資 大部分人加班沒錢拿 
       物價漲了後即使原物料又變便宜
  價格也沒掉回來 房子又貴買不起 這種生活環境 生育率低根本是可以想見的事情  


順便一提
小的也是在天龍國長大的(而且還是超級深藍區)
主觀認為這邊人的嘴臉都不太好看 
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如此
台北市喔...
從我出生到現在
做的最好的四年無疑是陳水扁
那種改進與變化讓人感受非常非常的大 
雖然他總統當到最後變成這樣
      (我之前投票都投他 但現在對他也是無言了 後來怎樣我也不想去管了 
    不過拜託他的小孩別再出來亂發言......不僅丟臉而且也只是討噓而已)
但市長做的好是沒話說的
    (聽說他當時的作風也得罪不少政府裡的公務員 因為大家只想打混)
可惜無腦的一群台北市民硬是選一個無能說好聽漂亮話的人當了8年市長
出了一堆包 又空轉了八年沒進步什麼
還可以撇清責任裝作沒事 
由現任好冰冰市長拼命補漏洞
不過好龍冰也是不太會做事的那種
跟馬惠帝一樣 都是打嘴砲很行
馬為了證明自己很行
說我會蓋什麼...我也會建造....等之類的話
結果弄出來的東西卻是有問題

另外
我家附近有一整排樹在去年2009的夏天被修剪的亂七八糟 
公園的樹有的是剪到樹枝無法再自行生長   炎炎夏日 把樹剪成禿頭是要幹什麼    
台北市政府是瞎了眼嗎????????????????
樹就是要納涼用的 早上出門太陽那麼大 連個遮陽的功能都破壞光光
走起路來都是滿身大汗 

從以前到現在 沒有一次我家附近的樹被搞成這樣
你好龍冰也敢說自己做的好
嘴巴說要辦花卉博覽會 結果卻在破壞台北市的樹木 應該是預算花不完是吧


人的本性皆是貪婪懶惰 不要管我理我讓我混最好
今天台北市民寧願選擇無能說好聽話的人當市長
也不要一個有能力的人選上
從那時開始我就對這個城市的價值觀有深刻的感觸與瞭解
台北市注定成為一個三流都市而已


現在這種生態是只要顏色正確就沒事
陳水扁貪污被抓是應該的
但沒必要拿8年遺毒來靠夭個不停

 (KMT有多清廉?? 沒人貪?? 還是不抓不提而已???)
明明很多就是馬蝗政府的問題與責任
而且不少修法都是朝對KMT及資方有利的方向走
台灣被這樣亂搞 人民還會想生小孩?

台北市已經被KMT空轉12年
馬皇的8年更是毫無進步


想當初在學校時
正逢馬在競選台北市長
那時隔壁班的人簡直是莫名其妙 
全班穿上馬的競選衣服(藍色) 而且到處走來走去   當班服一樣穿
想想那年紀的人懂什麼政治(都在準備升學考試)
不愧是天龍國當中的天龍國學校
一堆有錢人 挺藍很正常(大概家裡都是既得利益者吧..)
現在一想起這件事就覺得很可笑

創作者介紹

Elrohir -Blog-

Elroh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