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篇都是網友創作的搞笑諷刺文 寫的很棒
第2篇若沒看過銀魂 可能會不太懂madao的梗
第3篇改自朱自清的背影 雖然是去年三月所寫  
但拿來跟現在的馬政府所作所為比...完全沒有違和感 (幾霸分阿...)

(網友真的太有才了...)

--------------------------------------------------
作者: potter1529 
標題: 馬英九祈禱文 
時間: May 14 2013

神啊!
請陶冶台灣子民,使他們成為一個堅強的人,
面對菲律賓的機槍,要拼命地逃回來

使他們成為一個勇敢的人,
能夠畏懼的時候在水裡憋氣兩分鐘,等待救援;
使they在颱風的災害之中,都能夠得到教訓,
在被迫失業之際,能夠回答才一個月,那很幸運。

請陶冶台灣子民,使他們能夠怎麼不早點說、使他們認識黨—
三年貪汙起訴164件,乃是清廉的基石。

我祈求,不要引導他們過得安逸舒適、而要讓他們遭受無薪假,
我藉此獲得諾貝爾獎。

請陶冶台灣子民,使他們腦袋遲鈍、目光短淺,
在企圖入侵菲律賓海域之前,能先駕馭自己;
我父親也死了,我能感同身受。

在他們把以上諸點都已做到之後,還要賜給他充分的幽默感,
一個便當吃不飽,要買兩個;嬰兒奶粉喝不起,改喝米酒;
父親節大吃美國牛、雙重國籍看假球。

請賜給他們謙遜,
使他們永遠記住是我把它們教育,我把它們當人看。

 

然後,作為總統我,才敢低聲說道:
「我的薪水沒有捐出去!」

------------------------------------------------

作者: dogdogbus 
標題: madao 觀察日記
時間: May 14 2013

五月九號 陰

Madao是個長了很得女人緣的人 基本上整天在七條裏發呆

他跟我說 沒有報紙他就不會做事 於是我給了他報紙 madao什麼時候會開花勒

五月十號

Madao去看了場電影 剛好遇到那個導演 握了手 聊了幾句

聽說那個導演 第一次要拍美國影集 不知道收視率好不好


五月十二號 陰 母親節

早上 Madao參加了 安親班才藝發表會 上台表演1數到10 獲的滿堂喝采

中午 Madao要去一個 他本來不想去的地方 所以他只好先回去找他媽媽哭訴

後來 Madao 心不甘情不願去了 還遲到了好久


五月十三號 陰

Madao 參觀海生館 對水母表示好奇 直覺跟自己很像

------------------------------------------------

作者: rescueme 
標題: 背影參戰
時間: Mar 20 2014


我與英九叔叔不相見已有二年餘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


那年冬天,我擊敗守中大哥選上台北市長,王金平院長的官司也勝訴了,

正是英九叔叔禍不單行的日子,我從台北到北京,打算跟著他撈些好處。

到中南海見著總書記,看見滿場先到一步的台灣退休高官將領,

又想起父親花了那麼多錢還落選兩次總統,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淚。

英九叔叔說,“事已如此,不必難過,好在我們還有9.2%民眾支持!”


回國捐了市長薪水,與英九叔叔聯手繼續掏空台灣;又舉債辦了「真‧花博」。

這些日子,台灣光景很是慘淡,一半為了薪水倒退,一半為了物價上漲。

A錢告一段落,英九叔叔要到中南海謀事,我也要回到北京見父親,我們便同行。



到市場時,有朋友約去吃滷肉飯,吃了五碗,勾留了一日;

第二日上午便須坐車到機場,下午搭機回祖國。



英九叔叔因為事忙,本已說定不送我,叫黨裏一個熟識的黑道陪我同去。

他再三囑咐黑道,甚是仔細。但他終於不放心,怕我還是被開槍;頗躊躇了一會。

其實我那年已四十歲,子彈已中過兩三次,是沒有甚麼要緊的了。

他躊躇了一會,終於決定還是自己送我去。

我兩三回勸他不必去;他只說,“不要緊,他們去不好!”



我們進了機場。我刷悠遊卡買票,他忙著照看行李。

行李裡金條太多了,得向海關行些小費,才可過去。

他便又忙著和他們講「海關大哥您好,我媽媽是秦厚修」。

我那時真是聰明過分,總覺他說話不夠囂張,非自己插嘴不可。

但他終於講定了價錢;就送我上機。



他給我揀定了靠機門的一張椅子;我將他給我做的紫茸大衣鋪好坐位。

他囑我路上小心,選前之夜要警醒些,不要中槍。

又囑托白狼好好照應我。我心裏暗笑他的迂;白狼只敢欺負學生,托他直是白托!

而且我這樣大體重的人,難道中一槍就會死麼?唉,我現在想想,那時真是太聰明了。



我說道,“英九叔叔,你走吧。”

他往車外看了看,說,“我偷渡幾個法案去。你就在此地,肥肉不要抖動。”

我看那邊立法院的柵欄外有幾千個學生等著不讓服貿闖關。

走到那邊議場,須穿過鄉民,須跳過去又跳回來。

英九叔叔是一個人渣,穿過鄉民自然要費事些。我本來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讓他去。

我看見他披著結婚時用了四十年的棉被,穿著縫補過幾十次的紅色泳褲,

蹣跚地走到馬路邊,混在人群中過去,尚不大難。

可是他穿過人群,要爬上那邊主席台,不被發現他是馬總統,就不容易了。


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

他娘砲的身子向大陸方面微傾,顯出賣台的樣子。

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油緊張地噴出來了。

我趕緊拭乾了油,怕他滑倒,也怕學生滑倒。

我再向外看時,他已抱了服貿的法案往回走了。

過人群時,他先將法案散放在地上,自己偷偷摸前進,再抱起法案走。

到這邊時,我趕緊去攙他。他和我走到飛機上,將法案一股腦兒放在我的名牌西裝上。

於是撲撲衣上的泥土,心裏很輕鬆似的,過一會突然轉頭挑釁學生說,

“服貿三讀通過,哈哈!看看你們這些魯蛇!”

我望著他坐上飛機。他走了幾步,回過頭看著我,說,“下去吧,你今天還沒搭捷運。”

等他的背影混入來來往往登機的人裏,再找不著了,我便走向捷運站,我的豬油又噴了。


近幾年來,英九叔叔和我都是掏空台灣、心繫祖國,台灣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

他少年出外攝影出賣台灣民主,中年與北京密談,簽了許多密約。

哪知區長卻不是他!

他觸目傷懷,自然情不能自已。

情鬱於中共,自然要發之於台灣;

正義、公理便往往觸他之怒。

他待我漸漸不同往日。


但最近兩年不見,他終於忘卻我們家的不好,只是惦記著我,

惦記著還有些微利益能出賣的台灣。

我北來後,他寫了一封信給我,信中說道,

”我身體平安,惟奶子下垂利害,跑步游泳,諸多不便,大約退出政壇之期不遠矣。”

我讀到此處,在晶瑩的油光中,又看見那娘砲的,紅色泳褲,褪色棉被的背影。

唉!我不知何時再能與他相見!

(2022年10月在台灣區長官邸)
創作者介紹

Elrohir -Blog-

Elroh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