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的作者..簡單來說是出自於深籃家庭 (文章裡本人也不避諱地說明了一番~)
作者解釋了自己為何會懼怕對岸的政權(舉了血淋淋例子)
也批判了那些對學運&服貿問題整天漠不關心  不聞不問的人
台灣這個社會很多這種不懂也不願意花點心思的人
比如講個時事一問三不知  因為與本身利益無關所以干我何事  
不然就是聽不懂(女生的話有些就是只要注重外表就好)

在學校或公司   若自己有在關心服貿問題   身邊應該多多少少都有這些人存在
小的只是覺得   人生不是只有結婚生子養小孩談戀愛   或是在公司內勾心鬥角各懷鬼胎拼命爬老闆大腿
或是只會玩line/臉書/逛街/shopping/吃美食/看肥皂劇等等
生活上社會上很多事雖然是"別人"的問題   其實瞭解一下也沒那麼困難
但現實中這些人散發出的訊息大都是:沒競爭力才會這樣/行為白目不乖自找/管自己就好還管別人/弱勢不值得同情..等等
也許就像小的之前的轉貼文:
談譚慎格對台質問感言 (台灣亡國專文) 所述 http://elrohir.pixnet.net/blog/post/29957972

大部分台灣人的性格太差也許是個因素

每個人有他的利益出發點
但不管怎樣    最基本的權益和價值不應該是隨便可以捨棄的

------------------------------------------------------------------------------

原文出處:  https://www.facebook.com/weberwang/posts/10152318377139621

最近有機會跟朋友談到服貿議題,我在討論當中不諱言地提及我的反中/恐中情結,這似乎讓朋友覺得不可思議及不可理喻。因此我想趁這個機會闡述一下我的想法及我的恐懼來源。

首先要說明的是,從我的個人背景來看,我其實應該沒有任何理由要去反服貿/反由自貿易/反中/恐中。我是台灣頂尖學府畢業,出國留學時唸的也是美國一流研究所,有工程法律雙背景,也算是趕上台灣所謂科技新貴的末班車,賺了一些小錢卡了一個不高不低的位子gain了一些可以拿出來說嘴的經驗,如果台灣因為簽了包括服貿的自由貿易協定,與中國乃至於世界各國有更深的貿易交流,我絕對是屬於既得利益者的一方;我是外省人第二代,家裏長輩不是軍人公務員就是國民黨黨工,我在大陸有許多親戚,有的任公職,有的在商界有很高的成就,我是真心的與這些親戚有著情感上的羈絆,我對中國人沒什麼成見也樂於與他們交朋友,如果台灣有一天真的成為中國的一部份,我想我大概也還是可以混得不錯。

但是我很怕中國這個政權。

這裏千萬不要誤會,這種恐懼是源自於年幼時國民黨政府的反共宣傳,什麼萬惡共匪,他們要來共我們的產之類的幼稚文宣。我想經過這些年的民智大開,我們早就已經充分了解國民黨告訴我們的,大概有很多都不能信,而中國也早已不再是什麼「共產主義」政權了(即使他們仍不斷地宣稱自己處於社會主義初期階段云云)。

但是也千萬不要誤會,中國絕對是一個集權專制的國家無誤我沒辦法忍受它對於異議份子的壓迫,陳光誠及劉曉波、乃至於多多少少異議份子及維權律師的例子仍每天上演,是什麼樣的政權會雇用地痞流氓長時間限制反對它的異議份子及其家人的人身自由,縱容合法及非法暴力去不斷羞辱消磨他們的自尊及意志;我沒辦法忍受它對於有委屈無處宣泄的人民採取長時間的漠視,每年有多少訪民,因為在鄉里受到村鄉幹部或財團的欺壓,只能選擇如同封建時代到京城上訪,卻換來政府有系統性地忽略及驅離,到最後只能一次又一次地重覆上訪驅離上訪驅離的輪迴;我沒辦法忍受它對於言論自由及媒體新聞自由舖天蓋地的箝制,每年有多少記者只因為想要報導真實,踩到官方的紅線,就得要受到工作權人身自由乃甚於性命安危的威脅(先前南方週末事件是一著例),又有多少網民為了窺見這個世界的真實面貌,只能在微博上找尋不斷被官方有系統刪改的吉光片羽、或是費勁翻過現代科技構築的偉大網絡長城;我沒辦法忍受它意圖操弄一整個世代的集體記憶,將香港中小學的教科書修改成「符合黨及人民的利益」,讓人民只能活在由當權者所建立起的虛構認識當中;我更沒辦法忍受它對於少數民族毀滅自我認同式的粗暴對待,以漢人強勢文化不斷入侵少數民族生活圈,逼得受壓迫的人民只能選擇傷害自己(如圖博人的自焚行為,有人甚至在自焚送醫急救活下來之後,選擇一而再再而三地自焚),或是選擇傷害別人(如疆獨所採取的激烈恐怖攻擊行為)。

這些,才是我真正的恐懼來源。

所以當我說我反中/恐中的時候,請不要對我嗤之以鼻,因為如果你在了解到這些現況之後,你還能對這個政權抱持好感,我只能說你要不是好傻好天真,再不然就是對於他人之痛冷漠無感。

不過我想事實可能根本只是因為大多數人忙著算計自己的經濟利益,忙著在藍綠對立二元邏輯中指著對方的鼻子罵說都是你的陰謀,忙著隨台灣惡質媒體文化的洗腦曲調起舞,而沒心思多花點時間去了解,這些每天都在真實發生的人事物。說穿了,你根本就不在乎。

我很不想這麼給人貼標籤,但是我想這某種程度上就是反映了每個人的階級利益。因為你是跟這個政權親近時的既得利益者(或者可能在更多的例子中,你「以為」你是、或是你被政府財團媒體的跳針跳針唐僧魔音穿腦說到信以為真你可以分一杯羹,但其實如果你不去爭取,GDP增加再多也沒你的份),所以你無法苦民所苦,你不能理解為什麼這些人要跟這個政權對著幹,就像你一定也不能理解也不願關心也沒辦法同理為什麼關廠工人要臥軌、為什麼苑裡瘋車自救會要絕食、為什麼大埔張藥房要自殺;為什麼黑島青這些年輕人要佔領立法院。

別告訴我這些是不可能發生在台灣的,或許你沒有注意到,在苑裡警察是放任私人保全打人及限制人身自由的;白狼是受到高規格維安被歡迎回國的;網友放在Youtube上的324衝突畫面是在沒有理由的情形下被刪除的;政府官員及新聞媒體是罔顧事實地在公佈著報導著遭到扭曲的資訊的。如果這些情形不斷不斷地發生,你卻只是落一句不關我的事就逕自去賺你的錢,很快的有一天這個國家就不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了。

小時年幼無知,總還會幻想什麼「等到中共開始政治改革,邁向民主法治之路後,我們就可以放心跟他們統一了」,近年來我已經不抱這種希望了。我完全同意台灣必須對外開放,也同意兩岸關係日趨密切是不可逆的,但是在這個過程中,你怎麼可以無視於這個政權的本質及它對我們的政治意圖,只是不斷重覆著「利大於弊利大於弊」的空洞話術,妄想就這樣說服眾人。我只希望在這個過程中,台灣仍能保有我們所珍惜自傲的那些價值,不要成為只為了賺取人民幣,連自我都放棄了的民族。

創作者介紹

Elrohir -Blog-

Elroh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