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學生站起來抗爭黑箱服貿
一些台灣的知識份子也站出來協助 (律師醫生可算是台灣具備基本競爭力的行業了吧)
如果他們把在現場看到的/聽到的憑良心寫出來

還有人在跳針/繼續批評/只相信行政院說的鬼話/相信中天這種電視台/只會看yahoo新聞
(小的相信現實中這種人應該不少)

那這些人愚昧無知的程度真是令人不敢恭維

大家要知道現在網路科技手機等等這麼發達
很多資訊都是可以自己去篩選過濾的  而且源頭非常多
到底是誰捏造誰說謊都有一堆影片&照片&文章可以證實了(就擺在那邊給你看)
那為什麼還不會用自己的大腦簡單判斷一下
這到底有多困難...?
這好比如老師叫學生看兩本中文課外書  其中一本看的懂  但是讀另外一本書就腦袋自己壞掉了~~  

以下第一篇是一位當時在場的律師寫的
第二篇則是到場協助的醫生所寫
兩位都清楚地指出警察明顯就執法過當 而且還威脅律師&醫生   


---------------------------------------------

作者: skyrick 
標題: 一位律師參與行政院一役的紀實
時間: Mar 25 2014

本文為李荃和律師/李澤老師發表於臉書之紀實,以下經原作者同意轉錄:
----------------------------------------------------------------
這是清晨時分的行政院前,鎮壓行動的尾聲
天已亮,但這個國家已一片黑暗。

我呼籲每個在現場的朋友,不論您的角色是什麼
請用盡各種形式忠實紀錄這一晚所看到的一切

昨天知道學生佔領行政院的消息時我還在高雄
大家都判斷晚上可能會出事,紛紛從各地奔回台北
因為對於佔領行政院一事大家的接收度不同
義務律師團群組曾一度討論行政院的學生們,是否也在義務陪偵的範圍內
令人感動的是,大部分的律師認為,程序正義不變
作出還是由司改會統一分配,是否受任個人意願決定的共識

晚間八點左右,已經有近20位律師集合在天成飯店旁
他們也是第一批由顧立雄律師帶進去的律師團
目的是為了協助已遭拘留的10多名學生偵訊
但一開始卻受到層層阻撓見不到學生
聽孟秀說裡頭連對律師都不友善,上廁所被限制,也無法任意進出
律師都形同遭變相拘禁

其餘無法第一時間趕到的律師則集合在林森南路的麥當勞待命
我11點多到麥當勞後已經有近十位同伴在那裡等
大夥兒在二樓長桌直接開啟對策會議

快12點左右第一批進去的律師回來一半,宇修與孟秀報告裡頭的狀況
不久後網路不斷傳來開始掃蕩學生受傷的消息
大家都很焦急,但為避免進去又被困住消耗陪偵人力,只好在那邊枯等

一點左右,一邊陪著宇修寫聲明稿,一邊看著臉書一則則學生掛彩的消息
我實在受不了了,就跟彥君兩人決定直接到現場看看情況
律師團確定下一步行動再用電話與我們聯絡

當下我們實在不知道能夠做什麼,但許多民眾看著我們穿著律師袍
一直過來跟我們說哪裡警察打人,哪裡有人被抬出去,要打電話去哪比較好
給我們看手機上拍攝的照片影片,問我們這能不能當證據,要我們把動手的揪出來
都打人了我們卻沒有辦法要他們報警,因為打人的正是暴警。

於是我們在各個出口借擴音器廣播,要大家注意安全不要衝突
給大家司改會電話,提醒被逮時的權利,還有小心盾牌與棍棒攻擊的方式

我個人很希望大家在警察開始暴力驅離時趕快走人
但情勢都如此都還留在現場的,是不可能勸得走的
你只能告訴他們怎麼保護自己

我們繞了行政院一圈,沿路看到各種裝備的武警與鎮暴部隊
許多員警的眼神盡是疲憊,甚至憤怒
狗政府把他們困到瀕臨精神潰堤的邊緣,在等著放出來對付手無寸鐵的百姓
現場許多學生的領頭者演講者,還不斷以激情的語調激化與員警的對立

我覺得這樣不是辦法
於是我在外場繞行的時候,經過每一個在等候命令的警察面前
不斷跟他們說著辛苦了手下留情,辛苦了手下留情,辛苦了手下留情
彥君跟著我也一句句的這樣講
我們都天真的希望,這樣可以讓一些還有理智跟判斷力的警員
真的手下留情

我們都太天真。

兩點多
德田打來說他們要移動到北平東中山北側門,進去與第一批律師弦璋小八他們會合
我跟彥君從東側趕過去,人潮眾多,一路民眾還是一直過來報告各種消息
到達時已經過了半小時,沒想到德田他們還被警察擋在門口進不去,僵持已久

我們拿出裡面受傷學生家屬所簽的委任狀,還是被拒絕
我們問著到底憑哪一條限制律師陪同當事人接受訊問的權限
現場群眾要求在場媒體來拍攝員警妨害律師進行辯護的權利
一直到顧律師裡面交涉成功,放行了我們外場約十個律師

政院裡頭鎮暴警察數量之多,親見了都難以想像
他們不讓我們進到最前線去救人
而是以警察武裝盾牌與長棍排成長長的兩側人牆
一路蔓延到北平大門口,做出一條安全通道
律師們就在這條通道上,把一個個被警察抬出來或已經受傷群眾,攙扶至大門外

但我們只能確保進入通道的民眾進入安全狀態
每個被放到通道的學生都是一臉驚慌失措,在裡面不知道已經挨了幾棍
而且警方有意識的優先驅離媒體,前半小時被送出來的都是有扛攝影機的記者朋友。

他以為矇住了大家的眼睛,之後什麼都看不見。

你絕對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
在台灣,當人民踏進憲法上所謂最高行政機關
再出去是什麼樣子的。

頭破洞的,下巴流血的,摀著耳朵的,被掐脖子的,下盤被攻擊的,手骨折的,
跛腳的,軟腳的,昏倒的,兩眼發白的,歇斯底里的,好幾次擔架與氧氣筒進進出出,
還有癲癇的,甚至還有孕婦。有一個男子先被警察隔出去,不斷喊著他的老婆還在裡面,
他老婆有孩子了我們一直求著警察讓我們先去把人找出來,威嚇警察讓我們去找人,
蒐證拍照,他們依舊不讓我們進去。

我們就只能這樣一個接一個,一個扶一個,把人先護送出去,救多少算多少,
避免他們又被拖回去,被逮捕,被送上警備車丟包。

當你看到越來越多的傷者,鎮暴警察與霹靂小組不斷地在變換隊形,
遠方傳來陣陣威武有力的軍隊口號:「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口號剛畢,隨著的就是一聲聲的尖叫與哭喊。
當下我真的覺得什麼都不重要了,甚至希望裡面的人不要堅持了,放棄吧,
先平安走出去就好。

就這樣到清晨四點多,不知道已經出去了幾百個,一時間裡面群眾哭喊的聲音還在,
但安全通道已經許久沒有人被抬出來或走出來。
我們發現警察悄悄開始變換隊形,把律師與通道隔絕起來,
他們早把到現在的抗議者圍困在另一個地方,
打算用更強的武力對於這群頑固到現在的所謂暴民。

我們發現後不斷往前線衝,鎮暴部隊像是早準備好一樣,
對於每個律師打算進去的地方,很快就包圍起來。
我一度與另外三個律師被上百個鎮暴警察用盾牌在三秒內團團圍住,
就像你看到古惑仔電影陳小春在籃球場被眾人包圍的那種場景一樣。

我們對峙著指揮官,我高喊著是你們上面說我們可以進去的,
我們有人被拘留在裡面,我們必須前往陪偵,放行!
但指揮官堅持不讓我們往保安大隊的管理處前進,
甚至柔性勸說要我們從哪裡的門進去這裡已經封鎖
(後來知道差不多的時間前門已經在噴水柱),
想也知道他說的門早就被封死,圍著我們的警察要我們原路離開,
不遠處從盾牌裡還傳來一聲:「狗律師~~滾出去~~」。

現場吵雜,但我聽得很清楚。

於是我們回到政院餐廳,那裡是我們的臨時連絡小站,
佩珊在裡面負責網路聯繫、人力調度與訊息傳達。
員警也在這休息,被以現行犯逮捕的學生也被拘留在這裡,
我們知道政院裡律師被隔絕在群眾之外了,
一邊釋出消息求援一邊製作場內學生的委任書狀,就這樣到天亮。

我阻止不了任何一記棍棒的揮舞,任何一道水柱的噴出。
我旁邊律師的白袍,上面還沾染了群眾的鮮血。
我們都不知道血是誰流的,但都非常清楚是誰打的。

馬英九,你讓每個人在這裡因你而流血、哭泣、濕身、悲憤,然後絕望。

政院裡的律師體力已經透支了,同時間卻還有很多律師在各處奔走,
有些在外圍保護群眾,
有些去台大與馬偕幫傷者做筆錄,
有些在總部守夜分配工作,
有些到中正一或保大陪偵訊,
有些待在立院已經十幾個小時還沒人去接班。
我真的很佩服大家的體力。

六點多步出政院外,我在天剛將明的遠方拍下這張照片,
照片裡的正門衝突,當時都還沒有停歇。

這個從小到大我不知經過了幾回的熟悉路口,突然間變得如此陌生而荒謬。

昨晚你睡著了嗎?

「你先睡,睡一覺起來,台灣就不一樣了。」
---------------------------------------
原連結: http://ppt.cc/bwwu


--------------------------------------------------------

作者: Huangrh 
標題: 我在青島東路醫療站的第66小時
時間: Mar 25 2014

身為昨晚青島東路醫療站的總指揮,我很沈重和悲傷地寫下在醫療站第三回,
總共66小時的心得。

昨天下午到現場時,我們內部舉辦了小型會議,為參與活動的醫療志工團的行
為準則做基本的規範。在原則上,除非發生警察屠殺民眾等行為外,我們醫護
人員維持醫療中立原則,不介入雙方衝突,也同時會為雙方提供必要的醫療服
務。若醫護人員想介入衝突,則屬於個人行為,志工團不介入。

在確定這樣的原則後,我從前一位總指揮手中接下指揮的工作。很不幸的,在
接下指揮工作後,馬上面臨有外圍學生想衝入立法院會場的狀況。這時我們全
員警戒準備接受大量傷患,也馬上研擬路線。而所有交班工作也遭受到延遲。
幸運的是,衝突在後來漸趨和緩。

然而,在晚上七點多,又接獲到線報說有更大的衝撞行為,希望我們先準備好
醫護人員。而當我們人力準備好時,得知已經有人攻入行政院,我們的人
力立刻出發建立新的醫療站。但是在資訊不明的狀況下,為了保護現場醫療志
工的安全,我要求所有志工退出行政院建築,以免被警察誤傷,在燈光不明,
情資不明的狀況下,穿著白袍的醫護人員,有可能被當成穿白衣的抗議民眾而
被毆打。雖然這樣的原則讓所有醫療志工團都未受傷,但也讓志工團被批評有
需要醫護人員時,我們退到第二線。

在確立原則後,我們馬上動員醫療物資,所有急診,外科系的醫療人員,除了
部分留守人力外,我全都派到現場。而全部醫療站1/3以上與外傷有關的醫療
資源,也通通送到現場。因為通訊不能穩定,在無法持續掌握第一線狀況下,
我只跟第一線醫護人員提供一個原則:你們依狀況做決定,總部不下令,我們
努力提供你們所需資源。

在這之後,第一線行政院醫療站的人員努力救治,我們也不斷調動資源前往。
但是在有便衣警察和最近有飆車族出沒的威脅下,我們醫護人員都是成雙以上
出動,以避免危險。

在獲得攻堅情報後,後續不斷有傷患進入第一線行政院醫療站,以及總站,鎮
江醫療站等。這些學生在抵達醫療站時,都告訴我們他們無法相信警察會打人
所有學生都是保持善意的回應,也不出手,卻都慘遭警察攻擊。有位年輕女
學生哭著說,他的男同學被警察毆打後帶走,他慌亂逃離開卻跌倒受傷,這位
女學生完全不敢相信警察就這樣赤裸裸地打人,在醫療站哭了整整半個小時。
後來,在回到醫療站的醫護人員也告訴我們,他看到學生已經舉手表達不攻擊
的善意了,警察卻照樣毆打學生,並且在地上拖行。有些警察甚至在執行完任
務後還笑著離開。他內心對國家警察的信任已經完全崩潰了,他無法相信在過
去幾天,我們對警察提出善意,給予醫療照護的狀況下,警察居然這麼無情的
攻擊學生,我們的善意完全被毀滅。他已經無法信任警察了。

在這當中,我們也獲知有二十多位學生被拘提在行政院餐廳,需要醫療救護。
我們馬上派人組隊在律師陪同下進入會場救援。然而在處理了幾位學生後,警
察就要求我們離開,當醫護團隊堅持要完成救護工作後才離開時,警察凶悍地
告訴我們,如果再不離開,將把醫護團隊銬上手銬帶走。在安全遭受到威脅的
狀況下,我們的醫護團隊被迫忍痛放棄病人,離開現場。當我得知這消息時,
內心痛到很難受,我們醫護團隊就是要不分你我的救人,放著傷患不管,這對
醫護人員是無比的傷痛。

在整個事件中也不斷有錯誤消息傳來,有不明人士跑來說要建立醫療站,或是
要求我們派遣人力前往。我們擔心是有心人士在刻意誤導醫護方向,讓我們措
手不及。因此在這近6個小時的攻堅行動中,我們不斷篩選消息,針對可能狀
況作回應。每一個處置,我都擔心我是否會延誤到病患的治療,是否會讓醫療
志工遭受到不必要的危險。

終於,天亮了,面對著清晨,我的內心卻是無比的沈重和難過。大會馬上招開
記者會,我們醫療志工團由我代表出面。與律師不同,因為我們秉持醫療中
立原則,因此我們不敢大聲斥責暴力行為,忍著悲痛以理性的口氣聲明醫療志
工團的中立原則(事實上我在快一小時前還在FB大罵"幹你娘政府,連醫師都打"
),並指責警察不願讓我們救援的錯誤行為(聲明稿如後)。

後來狀況穩定後,我們就將工作交給接班的人。後續有媒體邀請我們上電視訪
問或是採訪等,我拒絕了。因為我們來自各地的醫療志工,只是抱著熱誠來立
法院幫忙,我們當中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曾在報章媒體上出現,也不想因此出名
。只有一群大學生來訪希望做點記錄時,簡單說明我們的想法,而當他問我的
身份時,我說: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代表著來自台灣各地的醫護人
員,我們都希望能為這塊土地盡力

聲明稿:
全國人民,來自國內外的媒體記者,各位政府官員,大家好
我是昨晚的醫療志工團總指揮黃峻偉醫師。醫療志工團來自各地不同單位的醫護
同仁,我們在這次的活動,在確保各醫療志工的安全前提下,秉持醫療中立的原
則,給予民眾及警方雙方醫療協助。相信大家在過去幾天中可看到這樣的原則。
在昨晚行政院的行動中,當醫療志工團獲知有學生被警察拘提在行政院餐廳時,
我們安排醫護團隊在律師的陪同下,進入場內給予醫療協助。然而不幸的是,警
方後來威脅醫護團隊在未完成救護工作時便離開,並告知若不離開,將銬上手銬
。因此醫護團隊在安全受威脅狀況下,只好離開受傷的患者。
而截至目前為止,醫療志工團都是安全的,網路上有受傷的醫師並未在志工團清
單內。
在未來的時間,我們將繼續秉持醫療中立的原則,繼續給予協助。
以上,謝謝
創作者介紹

Elrohir -Blog-

Elrohi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